Klue.jpg

Klue 是一名網路上的調查者,在 2012 年 12 月開始追尋 Niantic Project 的秘密,Klue 放出了一系列的影片并整理出了关于 NIA 的更多信息。显然,Klue 与 NIA 泄密者 P. A. Chapeau 之间有著某種層面的合作关系。

2013 年 3 月 2 日,Klue 在访问一个位于苏格兰华莱士纪念碑的 Portal 时,遇见了 Jarvis XM 幽灵,有些人也称之为 Jarvis 实体。同时,该地发生了第二次 XM 异常。Jarvis 从 Portal 中与 Klue 交谈,并试图吸引她效忠自己。而由于反抗軍 反抗軍探員控制了当地的 XM 异常,Klue 拒绝了 Jarvis 的提议。

2013 年 6 月 30 日,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大量的啟蒙軍 啟蒙軍探員让 Klue 暴露在 Enlightened XM 中,使其转向了啟蒙軍 啟蒙軍阵营。

2013 年夏末在波士顿,Klue 暴露在了更多的 XM 之中,以尝试理解 Shaper 信息。不知为何,这一次她得到了 ADA 的协助。在 ADA 的帮助下,一系列的符文闪现在 Klue 的笔记本上,使 Klue 陷入了昏迷。而当 Klue 再次现身时,她似乎已和 ADA 和为一体。

2015 年初 Klue 正在嘗試通过世界各地的一系列任务试图逃出 ADA 的控制。反抗軍 反抗軍啟蒙軍 啟蒙軍的探員都在协同帮助这一计划。ADA 在这一计划中的角色尚不明确。有人认为 Klue 找到了 AI 的盲点,也有人认为这背后是 ADA 的阴谋,也许 ADA 意图切断与 Klue 的联系,以便为 N'zeer 的到来做准备。不久后,Klue 与 Susanna 会面并寻求帮助。Klue 提到 ADA 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且 ADA 一直没有说出关于 Niantic 计划的事实:Niantic 实际上是被研究的对象,而不是研究者。

2015 年 5 月,P. A. Chapeau 似乎成功分离了 ADA 与 Klue,但随后他们便失去了联系。

連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Klue[编辑 | 编辑源代码]

Katy Townsend[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